關於部落格


一、當得意的時候,只不過在人生舞台上, 暫時的得意,一旦脫下戲服,還是赤裸裸的你,一切絢麗,終就會歸於平淡的時侯,千萬別讓舞台得意掌聲,給沖昏了頭。


二、在失意痛苦,遇到挫逆,這都是人生的一種歷鍊, 每個人在世間,都有他的劇本功課,要去了願,了業,接受磨鍊考驗 。
  • 3966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心情隨筆: 父親節感言

接著忙於求學,聯考,大學離家住校,之後忙於工作,真正與父親深入了解,就是他跟著我做陪嫁書童的這十五個年頭,同時我也發現了他的一些小秘密,一向母親認為只會飯來張口的王老爹,其實也能燒幾道好菜。王老爹膽子很小,怕鬼,不敢看鬼片,否則晚上得找人陪睡。上二樓陽台會腳軟,因有懼高症,好在他服役空軍時不是飛行員,而是飛機機械修護師,否則上了飛機,頭一昏可得找人照顧,那麻煩可大了。父親於 1943 年二次大戰期間,因美國加入盟軍,美軍在當時英屬印度喀拉蚩 (現屬巴基斯坦) 成立空軍中美混合大隊,專門訓練中國飛行員使用P-40 ( F-40) 戰機,他任戰機維修官,與美軍相處下來,老爹的英文還真能唬唬人,無怪乎老爹的身邊常有金絲貓圍繞。也因他的專業,老爹以修飛機的技術,專門修理家中壞損的小東西及家電,連自視頗高的洋女婿,都得對他敬畏三分。

老爹怕鬼,但鬼點子特多,果樹不長果,他會在樹幹上釘一長釘,不久果樹就有收成,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點子,看得女婿傻眼。 幾年前家農場進了第一批母雞,十隻,母雞每日一蛋,讓這農場的女主人高興的不得了,然不知過了一週期,母雞居然不下蛋,一早便蹲在雞院裡的空罐上或鵝卵石上,吃得少,只管喝水,還會攻擊人。哇!原來母雞準備要孵小雞了,然一來蛋已下我們五臟廟,二來農場沒養公雞 (怕吵到鄰居),就算有蛋也孵不出雞,這可如何是好,算盤拿出來左算右算,這下不但沒蛋收,又蝕雞飼料,因為少吃,幾週下來,兩磅半的雞只剩一磅多,這可虧大了,老爹以從前曾在屏東家後院養雞的經驗,提供雞法,結果我們父女聯手,用一 根長竹竿,把雞的一隻腳懸空吊起,另一隻腳則站在水盆裡,活像雞家班的雜耍團。慘了,被肉先生看見了,眼睛睜得如銅鈴大,嚷著 “What are you guys doing? I can’t believe what I see.” (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),看著他的寵物雞被吊起,覺得又好氣又好笑,直罵我們不人道,但過了幾天,雞全吊醒了,這是老爹另一宗不按牌理岀牌的案例。

父親的一些旁門左道,讓我們覺得他是個很有趣的人,其實,父親也是個感性中人,常思念他未能盡到孝道的母親,抗戰期間,爺爺帶著身為獨子的父親從軍,奶奶帶著當年十來歲的姑姑逃難到香港,因彼此失去聯繫,前方的糧餉到不了後方,香港又沒熟人,沒飯吃,只能喝水,終於活活餓死,死狀甚慘,奶奶最後的一封信由一位一起逃難的鄰居輾轉交到父親手中,信裡字字血淚,父親每回閱起,都會痛哭失聲,在一旁的我,除了安慰他外,也會跟著落淚。這是大時代的悲劇。

父親老了,以前是他溜狗,現在是我家的那條老狗拉著他走,他還嫌老狗拉得他上氣不接下氣,父親八十二公斤,可憐我家那老狗,也真夠嗆,每天運動量夠大,每次父親溜狗回來,倒是狗狗氣喘如牛。父親十年前的健走已不在,我知父親的身體是一日不如一日,與父親同哭同笑的日子也屈指可數。感謝上蒼把父親的晚年留給我,我會珍惜與他在一起的每一分,每一秒。 在父親節的今天,願父親身體健康,天天開心。
(2007-08-08
17:42:30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