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

一、當得意的時候,只不過在人生舞台上, 暫時的得意,一旦脫下戲服,還是赤裸裸的你,一切絢麗,終就會歸於平淡的時侯,千萬別讓舞台得意掌聲,給沖昏了頭。


二、在失意痛苦,遇到挫逆,這都是人生的一種歷鍊, 每個人在世間,都有他的劇本功課,要去了願,了業,接受磨鍊考驗 。
  • 3966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旅遊簡介:阿拉斯加終極之旅(二)

在一個2005年的夏日,在蒙他拿州的冰河國家公園裏,此情此景,就發生在18嵗的加州女孩珍娜身上。當時她還沒時間反應,熊寳寳身旁的媽媽,立時像火車頭般撲衝過來。珍納與她身後的父親受到猛烈攻擊,兩人重傷後,滾落一旁懸崖,熊媽仍不甘休,竟尾隨而至繼續追殺,彷彿有深仇大恨,非要致他們於死地。事後看來,這位熊媽媽反應似乎有點過激。我則認爲除了母親保護小孩的動物本能外,還有其他啓人深思的因素。

我們在抵達公園的頭兩天,跟大夥兒一樣,只往瀑布區跑。瀑布區是魁梧大熊的競技場,也是勇猛鮭魚接受致命考驗的關口,來此的訪客趨之若鶩。木橋區對大家來講,只是用來過路,即使附近有三三兩兩的少年熊在晃盪,也不屑一顧。然而我們第三天陰錯陽差,為殺時間登上橋邊「看台」,卻沒想到中了頭彩。

看呀!遠方有一隻熊,後面跟着兩個蹦蹦跳跳小不點。越來越近了,兩個數月大的寶寶,黑絨絨,傻不楞登地。見媽咪涉水,毫不遲疑的跟進,有模有樣的泅泳起來。後來媽咪在橋邊捕魚,小寶寶很懂事,乖乖留在岸邊玩耍等候。好棒!媽咪逮到一條大魚。唉呀!不妙吔!有隻少年熊不知從何冒出來,一副找麻煩的氣勢。小不點倒機靈,一看苗頭不對,連滾帶爬,奔向旁邊的樹林裏藏匿起來。熊媽見狀,丟棄到口的魚,咆哮狂奔而至,少年郎邊舞爪抗敵,邊轉身逃遁。熊媽追擊一陣子方罷休,旋即步入林子搜尋嚇壞的寶寶。

這幕親子劇讓我們領悟到,木橋區更富戲劇性。在媽咪追敵的當兒,還另生出枝節,有兩位釣魚者正從另一端要穿涉林子,完全不知有兩個熊寶寶躲在附近。看台上大夥兒急得遙向兩人狂呼。幸好他們聽到了,立刻撤退走避。

自此我倆就常常守在木橋區了。瀑布區因為狹窄陡峭的地勢,會困住眾魚,變成兵家必爭之地。也正因如此,熊媽媽不輕易帶寶寶涉足該是非之地。木橋區的河流平坦寬闊,不利捕魚。然而風水輪流轉,剛巧今年雨量不多,水位特低,眾媽咪與少年熊往往在淺水處,撲拍一陣就能手到擒來。反之今年瀑布落差較大,鮭魚跳得更辛苦。霸住瀑布上方的黃金地段,想不勞而獲的大熊,往往等好久都接不到一條魚。反倒是守在瀑布下方的,隨口就一條,遂養成挑嘴習慣,只吃魚皮丟棄鮮肉。可笑的是站在上方的霸王居然看不出玄機,仍不知改弦易撤。反而眾媽咪像是聼到耳報神的資訊,紛紛向木橋區聚攏。

你看,又有一個熊媽媽帶着寶寶逛過來。這是個獨生寶寶,行爲舉止,又和上面的兩個小不點大相逕庭。牠孤伶伶的,顯得很沒安全感。即使媽咪去捕魚,他都要亦步亦趨。結果幾乎出事。有囘牠尾隨媽咪至河深處,竟被激流捲走,沖到橋下看不見的地方。熊媽剛巧逮到魚,還沒察覺寶寶有難。衆人在看臺上急如星火,有個小女孩脫口大叫熊媽媽救兒。她似乎聼懂了,回頭不見寶寶,趕緊游到橋下。衆人無法得知橋下狀況,屏住氣。好一會,才見寶寶跟着媽咪游出來。我們後來與園警聊天,才知次日同樣驚心動魄的意外,又發生了一次。

園警說:這對母子是第一囘見到,不屬當地的。想來那位媽咪是帶着寶寶,遠道跋涉而來。至於一嵗多寶寶的家庭,這兒也有兩個,也是一家有兩個寶寶,另一家僅單個。這個獨子右手殘廢扭曲,走路只靠三足,顯得特別緊張驚慌。媽咪離開牠去捕魚時,牠常會左顧右盼,並發出嗚嗚吼聲,聼之不忍。園警說牠去年出現時就這樣了,不清楚是如何受傷的。

比較逗趣的是一個四口之家,三個小孩都是兩嵗多,肥肥壯壯幾乎快與媽媽一般高大了,顯然媽咪照顧得很好。食指浩繁,可想見她需格外賣老命地打拼。這附近有許多這般大小的少年郎,都是才被媽咪踢出來,開啓獨立生涯。這位媽咪不知何故,還留着孩子。她每抓到一條魚,就會有個寳寳跑來索討叼走,然後其他手足又會湧過去搶奪,以至牠們爭吵的咆哮聲頻傳。苦命的媽非得連續抓足四條魚,她才可能自己安靜的享用一條。

這幾個小孩因為有媽媽做依靠,好吃懶做,媽咪忙得累癱了,牠們只在一旁,像幼兒般嬉戲或打瞌睡。有次閒極無聊,有兩隻在對打胡鬧,落單的就找上媽咪角力,老媽一心捕魚挺不耐煩,給了一巴掌打發牠,這小鬼竟有點老羞成怒,桀驁不遜的死纏爛打,惹毛了老媽。於是一家四口,就在河中央捉對互毆,閙得不可開交,看台上的觀衆笑不可止。這齣家庭鬧劇,不知可有人類能借鏡的地方?

前面提到熊媽媽特別神經緊張,原因是熊寳寳最大的敵人,是難纏的大公熊。公熊爲了裹腹、未雨綢繆(消減未來的競爭對手)、或是強迫母熊提早進入交配的生理狀況等等理由,都會對小熊下手。熊在進化的過程裏,顯然在撫養後代的環節上,沒有較高明的發展。小熊出生時都是父不詳,由母親單獨照顧,因而小熊的傷亡率相當高。單親熊媽媽自己要裹腹、又要餵養寶寶、還要提心吊膽、時時刻刻記挂牠們的安危、為保衛牠們而與魁梧的公熊拼命。無怪媽媽們都心力交瘁,一有風吹草動就大發神經。

難得的是;前述大難不死的父女,完全能體會熊媽媽的難處,毫不記恨。經過無數次手術後,去年他們克服各種重創的後遺症,重返原地,完成當初被夭折的旅程。


(所附照片及小影片均在實地拍攝)

華瑛文中附的短片, 限於技術,並未轉載, 有興趣者可到到華瑜姊網站觀賞
 http://city.udn.com/v1/blog/article/article.jsp?uid=hwayu&f_ART_ID=1100837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