屏東空小20同學會

關於部落格


一、當得意的時候,只不過在人生舞台上, 暫時的得意,一旦脫下戲服,還是赤裸裸的你,一切絢麗,終就會歸於平淡的時侯,千萬別讓舞台得意掌聲,給沖昏了頭。


二、在失意痛苦,遇到挫逆,這都是人生的一種歷鍊, 每個人在世間,都有他的劇本功課,要去了願,了業,接受磨鍊考驗 。
  • 3884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懷念父親 系列: 王英瑜

  5月27日是我父親過世六週年的日子,懷著感恩的心,寫下對他的思念。第一篇文是2007年父親節,我於空小20屆網站投稿 "父親節感言"文章,描述父親與我在美生活趣事。(感謝和班劉慰慈同學,因在空小20屆網站找不到九年前這文稿,只好從慰慈當年轉載在她彩虹谷見証集上重新下載此文。) 。第二篇為” 懷念父親”, 我含著淚,寫下我對父親的思念。

(原文) 小時候對父親的記憶不多,只記得他忙於工作賺錢養家,但我人生中許多的第一次,卻由父親而起。還記得四歲時第一次父親教我學游泳,雖嚴格卻頗有成效。六歲時父親扶著我車座墊,跟著車後慢跑,這是第一次父親教我騎腳踏車,好興奮。八歲那年,父親帶著我們姐弟幾人躺在屋後田埂上放他自製中間用毛筆寫著“王”字的大風箏,好生逍遙。十歲那年因頑皮,父親第一次讓我罰跪,卻永生難忘。


接著忙於求學,聯考,大學離家住校,之後忙於工作,真正與父親深入了解,就是他跟著我做“陪嫁書童”的這十五個年頭,同時我也發現了他的一些小秘密,一向母親認為只會飯來張口的王老爹,其實也能燒幾道好菜。王老爹膽子很小,怕鬼,不敢看鬼片,否則晚上得找人陪睡。上二樓陽台會腳軟,因有懼高症,好在他服役空軍時不是飛行員,而是飛機機械修護師,否則上了飛機,頭一昏可得找人照顧,那麻煩可大了。 父親於 1943 年二次大戰期間,因美國加入盟軍,美軍在當時英屬印度喀拉蚩 (現屬巴基斯坦) 成立空軍中美混合大隊,專門訓練中國飛行員使用P-40 (現 F-40) 戰機,他任戰機維修官,與美軍相處下來,老爹的英文還真能唬唬人,無怪乎老爹的身邊常有金絲貓(金髮外國女人)圍繞。也因他的專業,老爹以修飛機的技術,專門修理家中壞損的小東西及家電,連自視頗高的洋女婿,都得對他敬畏三分。

老爹怕鬼,但鬼點子特多,果樹不長果,他會在樹幹上釘一長釘,不久果樹就有收成,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點子,看得女婿傻眼。 幾年前”肉”家農場進了第一批母雞,十隻,母雞
每日一蛋,讓這農場的女主人高興的不得了,然不知過了一週期,母雞居然不下蛋,一早便蹲在雞院裡的空罐上或鵝卵石上,吃得少,只管喝水,還會攻擊人。哇!原來母雞準備要孵小雞了,然一來蛋已下我們五臟廟,二來農場沒養公雞 (怕吵到鄰居),就算有蛋也孵不出雞,這可如何是好,算盤拿出來左算右算,這下不但沒蛋收,又蝕雞飼料,因為少吃,幾週下來,兩磅半的雞只剩一磅多,這可虧大了,老爹以從前曾在屏東家後院養雞的經驗,提供”吊”雞法,結果我們父女聯手,用一 根長竹竿,把雞的一隻腳懸空吊起,另一隻腳則站在水盆裡,活像雞家班的雜耍團。慘了,被肉先生看見了,眼睛睜得如銅鈴大,嚷著 “What are you guys doing? I can’t believe what I see.” (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),看著他的寵物雞被吊起,覺得又好氣又好笑,直罵我們不人道,但過了幾天,雞全吊醒了,這是老爹另一宗不按牌理岀牌的案例。父親的一些旁門左道,讓我們覺得他是個很有趣的人,其實,父親也是個感性中人,常思念他未能盡到孝道的母親,抗戰期間,爺爺帶著身為獨子的父親從軍,奶奶帶著當年十來歲的姑姑逃難到香港,因彼此失去聯繫,前方的糧餉到不了後方,香港又沒熟人,沒飯吃,只能喝水,終於活活餓死,死狀 甚慘,奶奶最後的一封信由一位一起逃難的鄰居輾轉交到父親手中,信裡字字血淚,父親每回閱起,都會痛哭失聲,在一旁的我,除了安慰他外,也會跟著落淚。這是大時代的悲劇。

父親老了,以前是他溜狗,現在是我家的那條老狗拉著他走,他還嫌老狗拉得他上氣不接下氣,父親八十二公斤,可憐我家那老狗,也真夠嗆,每天運動量夠大,每次父親溜狗回來,倒是狗狗氣喘如牛。父親十年前的健走已不在,我知父親的身體是一日不如一日,與父親同哭同笑的日子也屈指可數。 感謝上蒼把父親的晚年留給我,我會珍惜與他在一起的每一分,每一秒。 在父親節的今天,願父親身體健康,天天開心。

感謝素華的催稿,讓我在此能表達我心中對父親的那份感激與愛。

六年前的今天,心愛的老爸,您,鬆開了您的手,離開了我,在這過去的六年裡,我從未忘記您,也從未忘記過去與您一起散步,游泳,爬大煙山,一起吃您最愛的越南河粉,一起聊天品茶的歡樂日子,每當想起您,我的心都好痛,每每會哭上一陣子。 六年多前,當醫生告知,您得了胰臟癌,當晚我獨自躲在屋內嚎啕大哭了好久,雖然您做過心臟及血管瘤手術,都平安過關,但我知道您這次,是真的要離開我了,於是決定要在與您相聚短短最後的幾個月裡,讓您感受到我對您的愛,您選擇安寧計畫,不去醫院,您的臥房成了病房,除了細心照顧您,陪您看且一起哼上幾句您已看過百遍特愛的京劇 ”鎖麟囊”外,過去從不敢碰觸您身體的我,開始每天多次親吻您的臉頰,額頭,且在您耳邊告訴您“爸爸,我好愛您”,雖嫁外國人為妻多年,但自己仍是個不輕易表達情感的中國女人,第一次,我覺得好尷尬,之後,就覺得自然多了,就算親過百遍,說過千遍愛您也不厭倦,而您總面帶微笑,我也感覺到您的欣慰,我當時很後悔,為何沒早幾年用這種方式向您表達我的愛。您知道嗎?記得有一次,我幫您換洗您弄髒的床單,母親問我,妳以後也會這樣愛我,像照顧父親這樣照顧我嗎?我說您放心,我一定會。現在,只要我有機會和母親在一起,每天我都會這樣親親她,說我愛她,而她每次都害羞地說 “好肉麻喔!”,但我知道媽媽是開心的,而她知道我愛她也和愛您一樣。


老爸,您知道我最幸福的是什麼嗎?就是每晚握著您的手入睡,當時生病而又膽小的您,每晚都害怕閉眼入睡,一晚,您拉著我的手,放在您胸前,我以為您要對我說話,而您卻握著我手,隨即呼呼入睡了,第二天,我就把我的床拉近到您的病床邊,雖您的病床高出一些,我還是每晚舉高我的手握您入睡,手酸了,也捨不得放手,那可是我最感幸福的時候呀!因為我知道這樣可讓您安心進入夢鄉。那時,您已無力自行翻身,知道您背睡得痠痛,有時我就爬到您病床,坐您身後,讓您躺在我胸前抱著您入睡,有時手腳麻了,也不願吵醒在我胸前熟睡的您,因為我知道,以後我沒有太多機會再抱您了,我要記住這感覺。又還記得您離開的一個半月前,台灣的母親也趕來陪您到最後,母親每晚睡我右側,有晚,我左手握著您,右手握著熟睡中母親的手,同時牽著爸媽的手,您知道這種感覺有多美嗎?這種自我幼小有記憶以來,已好模糊,又好久沒有的幸福感覺啊!眼淚那時也由臉頰滑落,好想時間就此打住,那時的我,就像還珠格格中小燕子常說的,幸福得快要死掉了。您走了,當年挺拔帥氣的您,在病魔的折磨下,只剩下四十幾公斤,葬禮時,您穿上大弟結婚時您穿過的那套西裝,也好似演布袋戲一般,老爸,您讓女兒我看得好心疼啊!在送您火化的那一刻,我在您西裝口袋裡,放了我給您的告別信,那是我前個晚上,流著淚寫下我這輩子對您的感恩與不捨,我們天堂見了。我也在您額頭上,送上我給您最後的一個吻,再次握著您放在胸前的雙手,永別了,我最愛的老爸,我心中的天使。

也許是我父女倆心靈相通吧,這幾年來,每當我想起您,您都會出現在我夢中,女兒現在想您啦!今晚夢中見了,讓我再次抱著您,感覺您的溫暖。今天是您的忌日,女兒懷著感恩的心,
寫下對您的思念。 英瑜懷念父親















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